淘客圆桌:尹巍(好省CEO、懒懒、好省APP创始人)

今天淘客圆桌上又多了一位小伙伴分享,他就是 好省CEO、懒懒淘客助手、好省APP的创始人尹巍。

2017年我们电话聊过一次,当时我还在做暴力群发单,尹巍还没有做好省APP,主要精力是在优化自己的懒懒淘客工具——发单、代理、CMS、产品库、群管理 等等。

当时尹巍给我的印象就是:一位很实在的做产品的人,且很可能是正规大公司出来的。

因为他做的懒懒工具有一个大底层框架,所有工具全部统一在一个程序、一个界面,UI界面也很漂亮。

这在当时是没有的,这个特点仅此懒懒一家,所以给我留下很深刻印象,后来我就是喜欢他们家UI,买了一个永久的懒懒CMS。

今天,我把他邀请过来分享,老规矩,先上图,大家有一些感性的认识:

淘客圆桌:尹巍(好省CEO、懒懒、好省APP创始人)
(2018年联盟大会获最佳优质合伙伙伴奖)
淘客圆桌:尹巍(好省CEO、懒懒、好省APP创始人)
(2019年4月 联盟大会 采访视频)
淘客圆桌:尹巍(好省CEO、懒懒、好省APP创始人)
(2019初好省年会)

好,接下来就是分享正文:

浙大、网易、改变世界

我是湖南人,本科在湖南本地就读,研究生考进了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。

毕业后就直接进了网易杭州研究院做后端工程师,当时网易杭州还很小,只有百来号人,现在已经上万人了,网易云音乐、考拉、严选的核心骨干基本来之于这批人。

当时博客和人人网正火,web2.0思潮涌起,网络上各种讨论myspace、tumblr、twitter、facebook等前沿产品。

国内微博刚红,微信刚出,当时吴军写的一本叫“浪潮之巅”书的也影响了很多人,自己就是其中之一,觉得也要去“改变世界”,毅然放弃工程师角色,去做了产品经理。

从“蘑菇街”到“小世界”

2011年自己降薪3倍加入了早期的蘑菇街做产品经理,成为创始团队之一,十个人不到挤在一个居民楼里创业,经历了蘑菇街从小做到大的全过程。

虽然蘑菇街现在不怎么样了,但是之前也算辉煌过,2015年初在蘑菇街最巅峰,跟美丽说合并之际,离职出来创业。

因为在内部,所以看得清楚蘑菇街业务背后蕴含的问题,这个问题是很多创业公司的通病,那就是平台只是吃了一波或多波流量红利,然后再吃了几波资本红利,做到了一定规模体量。

但平台业务本身缺乏核心竞争力,并且盈利能力弱,当下一次流量红利变迁,平台跟不上时就会暴露出问题。

微商和淘客是比一些互联网创业团队接地气很多的,趁着流量红利赶紧闷声赚一波钱,下一波流量红利在那里,自己能不能抓到谁都心理没底。

2015年初自己出来创业做了一个内容导购App叫小世界,算垂直版的小红书,但内容方向细节没做对,并且创业环境不比之前,所以没做起来。

2015后的创业环境跟2014之前比最大的不一样就是营销成本陡增。2014年之前资本没那么热,而且创业团队少,移动互联网红利也多,所以做个还算合格的App都能上点量,然后就可以去融钱,融了钱继续砸钱下去起量,如此循环。

但是2015年之后,市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热钱很多,初创团队也很多,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本身已经在消退,所以当时主流的微博跟广点通获客成本高了很多。

我们做了快两年,钱也烧了两千万左右,没做出来体量来,只能转型。

转入淘客领域

2016年底了解到,流量红利在快手平台、QQ群、微信群里。

当时就找了几个快手网红推QQ群,成本非常低,一个两千人QQ群只要给网红5000块,而且这5000块在建群的过程中佣金就已经回本了。

当时有两种不错的路径可以选择,一是做一个导购App,找快手网红推就能起量,省钱快报就是这么起来的,吃了2017年一整年快手红利;

二是直接找网红推QQ群跟微信群,用工具维护大量的自营群,也能赚不少钱。

但是我们选择了第三种,没有发力推广自己的流量,而是去做淘客工具去了,因为对很好的运营几千上万个QQ群不自信,后面听说有几十上百万个QQ群的团队,这样一看自己的认知就很可笑了。

想的是分散运营管理的解决方案,同时也被App烧钱烧怕了,没想过再去做App,App能推除了快手里有流量红利外,还有一个就是联盟高佣金的商品量较2015年上升了非常多。

所以一边是流量成本降低,一边是变现效率增高,独立App就可以推了,省钱快报就是这么起来的。

前面是马后炮分析,如果再选择一次,还是会选择淘客工具,因为自己的基因是技术产品。

2017年初发布了懒懒商品库跟群采集发单工具,并且随后扩充了CMS、代理系统、群管等淘客工具集。

由于懒懒淘客工具产品体验做的简单且丰富,通过两次大的裂变活动,就吸纳了大量的淘客用户,但这也动了整个淘客工具同行的利益,懒懒遭受了非常多的网络攻击跟同行诋毁。

有一天由于工程师测试不充分凌晨发布了一个BUG,导致懒懒CMS中的一个banner没用淘客PID,而是统一用了一个测试PID。

虽然第二天一早就修复了这个BUG,而且后面还对有影响的淘客做了三倍佣金赔偿,但是这个事情被竞争对手抓住,在淘客圈里反复宣称懒懒“偷单”,给懒懒在整个行业造成了很不好的口碑。

自己当时经验不足,不知道如何做公关应对,直到后面圈里聚会的时候才了解到问题挺严重的。

同时懒懒淘客工具使用人数激增,导致售后服务严重跟不上,售后2000人的QQ群就多达20来个,各种小白淘客使用问题多如牛毛,根本回答不过来,这也进一步影响了懒懒的口碑。

总结起来,还是因为自己一直在用2C的思维在做2B服务的事情,没有做好跟客户的沟通及客户的售后服务。现在更愿意深度服务数量不多的大客户,而不是一味的什么客户都接。

开始做好省APP

2017年上半年群发单一路增长,但好景不长,7-8月份微信陆续批量封群封发单号,导致微信群暴力发单无可为继。

2017年十月,我们应淘客们的建议,也做了App,但是没有主动去推,因为之前经历我们深知App是推不动的,大量的时间还是放在跟微信协议做“斗争”上。

哪知道2017年底花生日记大爆发,自己才去好好思考里面的逻辑,原来App跟微商代理模式结合,再跟微信社群结合是可以快速起量的。

一是代理裂变模式,用户拉用户,大幅的降低了获客成本;

二是App跟社群结合,大幅提升了App的留存率,以前的纯导购或返利App留存都不高。所以研究后,就把App改成了花生的模式,后续还针对淘客的场景做了模式优化。

2018年3月将一部分淘客转移了过来,应该来说愿意转移过来做App的绝大部分淘客都得到了几倍几十倍的增长,最大的几个一年佣金收益是增长了上百倍,只有那些由于各种原因不花心思做的没有享受到这波红利。

经过一年多的发展,好省App月佣金已经从几百万万涨到了现在的大几千万,一年时间内几乎没有额外增加过淘客。

也就说这些增长都是淘客通过模式裂变自增长出来的,一些淘客对做App存在很多质疑,我们自己的数据,包含同行的数据都印证了,做App是绝对可行的。

我理解,做好裂变App的核心和其他微商模式是一样的,那就是信任,自己得信也要能让下面的人相信,一条心的团长能量惊人。

马爸爸说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,而不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。

淘客行业现状分析

接下来我说一下自己理解的当前淘客行业现状:

流量在那里,淘客就在那里,目前微信仍然是最的大流量池,占绝大多数。

另外就是新起的两个短视频平台抖音和快手,很多淘客跃跃欲试,但是这两个平台的淘客体量比起微信来说还很小,绝大部分淘客不具体媒体属性也不适合做,这里就不过多说了。

主要说下微信生态,目前围绕微信做淘客体量的:

第一是个人号返利;

第二是代理裂变App;

第三是精推群。

个人号返利是最适合淘客的形态,因为大部分淘客的核心能力就是会使用淘客工具,会用各种手段搞粉丝。

但是这块近期被微信打压,导致封号及无法大量加粉,淘宝也在打击评价粉,加粉成本已经变的很高,所以现在个人号返利发展没有以前那样良好的环境了,头上始终还悬着微信这把利剑,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。

所以很多做返利号的已经在思考如何多条腿走路,粉丝沉淀多元化。

我个人认为,个人号返利最终会跟App融合,App会赋能每个代理都成为一个“返利号”,部分优质返利号粉丝也会往App再沉淀一遍,避免单一渠道的风险。

App仍然发展很快,主因是越来越多的微商转战这边,微商在过来跟淘客抢肉吃。

圈内好几个App主力是微商在做,起量很快,因为App的模式就是为微商量身定做,如果能加上人头费设定,是必然起飞的,淘宝返利比起其他微商产品优点太多了。

目前绝大部分淘客App没有设人头费,因为人头费是打法律法规插边球的,风险很高。微商淘客化,淘客微商化这是一个必然趋势,只有做出改变的才能吃到肉。

精推群2017年跟2018年我了解到都有做的好的,但是2019年发展已经没那么理想了,受个人号返利跟代理App的挤压很大。

精推群C端是不返利的,主要是内容做的好,但一旦被返利的代理营销到,用户自然就流失了,可能人还在你精推群里,但是买东西会从你群里复制链接去能返利的地方购买,佣金还是给别人了。

我的理解精推群这块的规模比例会继续变小。

总之我个人判断,裂变App仍然是当下淘客最好的选择之一,它的体量占比会进一步提升,也是将来竞争力最强的形态。

App的几个误区

同时也说下做App的几个误区:

第一,很多淘客尤其是有一定体量的淘客,都想着自己去做App,不想把自己的用户沉淀到别的平台上面,这个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认知,除非是自己想去做平台,如果只是想赚钱而已,肯定是选择一个稳定的平台做是最高效的。

做App是一个门槛很高而且很专业的事情,不是一个外包团队就能搞定的。App只有平台,及依附于一个平台在里面做这两种,不存在中间的自己开发一个小App赚钱,小App没有任何竞争力,钱赚不长久,辛苦转化到App上的粉丝后面很快就会流失掉。

App平台现在已经定型了,市场上已经有5-6家日活有大几十万的App平台了,再进来竞争出头的概率几乎已经没有了,没有几千万的投入就不用考虑了,所以绝大部分淘客都只能依附于一个平台好好赚钱就行。

第二,以为简单把粉丝往App里面倒就可以做好,做好App一定是做好社群的,前面说的裂变App核心是信任,必须通过社群把有实力的人筛选出来,并且让他们无比坚信的跟着你做,这是淘客需要向微商学习的点。不做社群维护的App,留存是不好的。

第三,刚做了App一会增长没起来,自己就放弃了。懒懒服务的几千个淘客很多是这样,之前做暴利发单的时候,一个月能赚好几万,刚转做App才几百几千,没有能忍受初期的积累阶段。

App是属于越积累越爆量的,当有一批核心代理愿意跟着你的时候,量很快就能爆发起来,但是经营信任跟筛选有实力的代理是需要时间的。为什么微商过来直接能爆,是因为他们已经经营信任跟筛选很长时间了。

第四,做App,微商更适合使用平台的联盟账号,而淘客更合适使用自己的联盟账号,使用自己的联盟账号,额外收益是大增的,比如很多用户不自己提现,以及一些没法归属给代理的订单都算给淘客自己了,另外用平台账号一些做的差的平台有跑路的风险,但是淘宝是不会的。

踩过的坑与目标

按规矩说下创业踩过的坑以及创业目标。

在淘客行业创业以来,踩过的坑实在太多,团队管理问题,业务选型问题,资金问题等等。

但是最大的坑就是前面的说,只会做产品,不会维护品牌跟踏实做好售后服务,导致大量的淘客用户流失,只能说曾经有好几万淘客同时在用懒懒,但是自己没有很好的珍惜,直到失去后才后悔莫及。

个人的中长期目标就是服务好一万名淘客(目前3000名),将他们的收入都至少做到年净利20万以上,其中又有一百名年净利百万以上。

有兴趣的淘客朋友可以体验下我们好省,希望大家都挣得盆满钵满。

我始终坚信世界越来越扁平,信息越来越透明,2B服务是康庄大道,对外服务好客户,对内服务好自己公司的小伙伴,共创共赢。

——by  懒懒、好省创始人 尹巍

如何加入好省APP

淘客圆桌:尹巍(好省CEO、懒懒、好省APP创始人)
官方邀请口令:661661 快速成为高级团长

扫码安装好省APP,输入官方邀请口令:661661 快速成为高级团长

本文转载自“ 淘客老严 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优悦网络-Pud.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aokeleyuan.com/?p=175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iampud@qq.com

工作时间:8:30-23:30

QR code